法无禁止即可为 央行为何对数字货币“矿场”留有空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6 02:07

  资深财经专家 周章

  与比特币交易、ICO投机不同,比特币世界中的“矿场”似乎更加神秘。近期舆论有谣传政府要关闭数字货币矿场,但随后财新、财经等权威媒体纷纷辟谣。决策者主流意见认为,将矿场规划化、纳入有序监管、留有发展空间,更符合民众、地方政府与国家的利益。

  在此,笔者有必要再次简单科普一下“矿场”的概念。如果把比特币比作黄金的话,那么比特币矿场就相当于黄金挖掘常所不同之处在于,比特币矿场没有地域的概念,只要有机器,那么在任何有电力的地区,都可以开始挖掘(运算)。

  为何央行不会禁止矿场?

  第一:禁止并无法律依据

  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资产,央行是其主管部门。比特币自身并不违法。2013年《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了比特币的性质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因各种代币投机盛行,2017年《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禁止了代币发行融资ICO活动,限期关停了虚拟货币交易所,但并没有禁止比特币本身。

  矿场的本质是使用计算机进行运算,取得比特币或其他虚拟商品奖励的行为。行动本身与一个宅男在家玩手机游戏获得其中奖励、或者“代练”公司打游戏刷装备并无二异。并不在上述两部规定的法律法规禁止之列,也没有违法其他国家法律。

  第二:禁止不符合行政规范

  对于互联网金融的主管部门央行而言,其职能是完善金融宏观调控体系,负责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具体到分管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其主要行政职责是规范各类互联网金融业态,优化市场竞争环境,扭转互联网金融某些业态偏离正确创新方向的局面。

  就职责而言,其一,“规范”、“优化”、“完善”是其主要职责,而不是禁止与取缔。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所言,目的是实现规范与发展并举、创新与防范风险并重,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可持续发展,切实发挥互联网金融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积极作用。

  其二,对于线下矿场来说,虽然与比特币、数字货币有直接关系,但其经营行动的本质是使用大型计算器和电力进行运算。无论是最初个人在家中使用电脑运算“挖矿”,还是企业集中使用专业计算机运算“挖矿”,对于个体权利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当然在没有偷税漏税、违反环保消防等法规的前提下。禁止一项不违法的经营行为,对央行来说在行政规范上也是不恰当的。

  央行态度克制 对创新业态留有空间

  随着互联网技术迅速发展,各种新兴业态层不出穷。但监管与投机、创新与泡沫如何平衡,对于决策者来说并不容易。总得来说,中国的决策者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宽容。面对出租车司机抗议、共享单车“围城”等乱象,高层领导人也频频强调,管住风险,但要对创新业态留出空间,不能一棒子打死。事实上这也是大众创新、万众创新的必要基矗

  就笔者看来,央行此次面对关于矿场的一些极端攻击舆论,仍然保持了相对克制谨慎的态度,是“矿场”价值的体现之一。除去不符合行政规范、禁止无法律依据等原因,数字货币矿场有一些可贵的优点,与比特币交易的投机行为完全不同,其实很容易被忽略:

  一:矿场使用的大多是“废电”,可以帮助贫困地区增加收入,增加就业。一些媒体指责浪费资源并非真相。大家都知道电力是无法储存的,根据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官方报道,在四川,省内平均用电负荷仅为全省发电装机的1/3;云南浪费的水电可以供某人口大省使用数月。这些废电较多的边陲地区经济贫困,矿场不仅用使废电再利用,增加当地收入,并且雇佣许多当地运营者,解决了相当一部分的就业问题。带来财政收入,解决就业,还不浪费资源,这也是许多地方政府欢迎矿场的直接原因。

  二:矿场对数字货币领域存在的战略价值。简单来说,矿场确实类似于黄金挖掘常但在比特币世界里,矿工不仅是挖掘者,同时可以通过算力投票,影响比特币的发展路线。中国矿工已经开始参与和争取比特币协议开发和维护的主动权和话语权。虽然目前中国政府担心投机过盛,但留有余地和发展空间总是没错的。如果比特币在国际金融体系的发展和地位提升(目前看来确实在稳步提升),中国政府可以通过矿工影响比特币发展路线,提高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